洵生

来看文的,什么也不会

大家都是天使

晴空鸟Ala:

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(❤´艸`❤)

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

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,或是不受人认同

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

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~

【澄瑶】过去

-最近萌上了奶爸组

-cp是江澄x金光瑶

-ooc有,不喜欢左上角

-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

-文笔幼稚

-你们随便看看就好




“哇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婴孩的哭喊声打破黑夜的宁静。

金麟台某处小院里,金光瑶正来回踱步。

他怀里抱着小金凌,腾出一只手拿着拨浪鼓摇晃,嘴里轻声细语:“阿凌乖,不哭,小叔叔在呢……”

哐的一声,门被人外面踹开。许是声音太大,被吓到了,金凌哭的更大声了。

金光瑶有些责怪的剜了来人一眼,道:“江宗主,你吓到阿凌了。”

江澄像是没听见,看了金凌一眼,视线又落在金光瑶身上。墨色长发披肩,身上的衣服有些宽松,可能是已经歇下了,却被小孩的哭声吵醒才匆忙爬起来的。

这几天来看望金凌,江澄总是能看到金光瑶忙里忙外,忙进忙出的。看着眼前身子有些单薄的青年,心道这人也不知道好好爱惜自己。往前走了几步,伸出双手,江澄抬了抬下巴,示意金光瑶把金凌交给他。

金光瑶愣了愣,随后弯了弯眼 ,把怀中的小人送了出去,嘴里还在调笑:“江宗主什么时候学会照顾小孩儿啦?”

江澄接过金凌,回头瞪了他一眼。

“不就是哄哄小孩吗?有什么难的?行了行了,这里我来就行了,你去休息。”

看着江澄僵硬的摇晃着金凌,金光瑶笑着回了房。

第二天,当金光瑶看到江澄眼下的浅色乌青时,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。

“江宗主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吗?”

江澄看向金光瑶。眉眼弯弯,笑的肩膀颤抖,奶白色的皮肤衬着眉心的朱砂志更加红艳。挺好看的,江大宗主莫名红了脸,连反驳的话也忘了说。

春去秋来,金凌也长大几岁,到了调皮的年纪。

某天江澄刚刚踏上金鳞台便听到金凌的哭声,心想金凌被欺负了?!

这还得了???

赶到后,看到金凌灰扑扑的小脸。金凌一看到舅舅便哭着扑了上去,抱住舅舅的大腿,脸上还在掉眼泪。

“舅舅!他们说我没有爹娘,是没人要的孩子。舅舅,是不是阿凌不乖,爹娘才不要阿凌?……”

江澄黑着脸安慰了几句金凌,问清楚来龙去脉便提着紫电走了。金光瑶赶到的时候,那两个闯祸的少年已经被江澄抽得哭爹喊娘,满地打滚了。

被金光瑶阻止,江澄不动声色的收了紫电,开口道:“我带金凌去莲花坞住几天。”

金光瑶默了默,同意了。

没几天,莲花坞的门生给江澄报告:“宗主,金宗主来访。”

金光瑶还提了个篮子来,里面是一只看起来一月大的小狗。

江澄皱了皱眉,问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“我在一户人家那里瞧见几只小狗,觉得挺可爱的,便讨了一只来,想着送阿凌。”

金光瑶把小狗抱到金凌面前,对金凌说:“阿凌喜不喜欢?”

金凌转了转滴溜溜的大眼睛,开心道:“喜欢!谢谢小叔叔。”

夕阳洒下,给这叔侄俩渡了层金边。

江澄突然想到四个字,

岁月静好。


又是平静的一天,江澄再次踏上金鳞台。

金光瑶把他引到偏院,江澄看到了金凌在吃饭。金凌抬头唤了声舅舅又欢快的继续专注碗里的东西。刚刚消失的金光瑶又出现,把手里的碗放在江澄面前。

江澄有些诧异的看着他。他继续笑眯眯的道:“前几天阿凌吵着想吃莲藕排骨汤,我就去学着做了,江宗主尝尝?”

吃完后,江澄评价道:“一般。”

“这样啊,那我还需再练练 。”

虽是这么说,但是江澄还是吃了好几位碗,气得金凌指责他说自己都没得吃了。

金光瑶笑而不语。

后来江澄总是跑去金鳞台看望金凌(蹭饭)

再后来发生了好多事情,江澄很少上金鳞台了。

再再后来,江澄想喝莲藕排骨汤也喝不到了。


因为,那熬汤人已经不在了。
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东方芜穿,你竟然不给大师兄穿衣服吗😂😂😂

看到别人玩,我去试了一下

有毒

【龚大】噩梦


我就是随便写写

你们随便看看就好

小学生般的文笔

别嫌弃哈


利剑刺穿东方纤云的腹部,鲜血涌了出来,打湿了大片衣袍。

东方纤云跪倒在地上,似乎是强忍了极大的疼痛,址出一个笑容。

“三路啊……”



小云哥哥!

龚常胜猛的从床上坐起,恐惧感充斥着他的心脏。

“怎么了?三路?”

身边人因为他的动作而清醒,有些担忧地问道。

听见他的声音,龚常胜抱住对方。内心渐渐平静。

“小云哥哥,我做噩梦了,我梦见我杀了你……”

东方纤云有些无奈,伸手轻轻拍了拍龚常胜的背。

“没事的,都是假的,我在呢。”

龚常胜往东方纤云颈窝埋了埋。

东方纤云笑了笑:“三路是不会伤我的,对不对?”

“对。”

我会保护小云哥哥的。

我永远都不会离开小云哥哥。

永远。

无脑东西

主页没有文章什么的感觉怪怪的

所以发一篇我以前随手写的

背景好像是迷宫星对战小黑洞?

emmm太久了我忘了

算了反正就是凑数的

……

“嘻嘻嘻嘻嘻……”

小黑洞有突兀的笑声使人心生寒意。

黑色的乌云翻滚着,整个世界没有一丝光明。

“哎呀,没有人陪小黑洞玩,好无聊啊。”

“真无聊……”

这时,爬在地上的金似乎有苏醒的迹象,右手动了动,撑了起来。

但是,他那四周窜起的矢量箭头变成的黑色,如太阳般耀眼的金发也逐渐呈白色。

“喂喂,”凯莉捂着伤口,眯起眼,“这个家伙不对劲!”

其他人也感觉到了不安。

金,千万别出事啊!

“金”终于站了起来,原本蓝色的眼睛,此时不剩下血红色,嘴角微微勾起,笑容阴冷。

“我陪你玩怎么样?”

连声音都透着寒意。

“来玩一个,关于死亡的游戏。”

小黑洞嘻嘻地笑了。

“好呀。”

……